骨埋异乡心犹热 奕奕英风今尚存——探访省文保单位赵县许家郭汉墓

2022-09-08 00:00:00 来源:石家庄日报

字号
  • 超大
  • 标准

上图为许家郭汉墓龟趺座。赵县文保所供图

许家郭汉墓全景。

本报记者 张晓娟

古老的赵州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东有廉颇,西有左车。”说的是,赵县城东杨家郭村有廉颇墓,城西宋村有李左车墓。其中的廉颇墓,有着诸多谜团,尚未理清。离离暑云散,袅袅凉风起,带着满腹疑问,我们近日前往探访……

当地百姓口中的“廉颇墓”被学术界称为许家郭汉墓,位于赵县南柏舍镇许家郭村北约300米处,墓丘南北长近70米,东西宽50多米,高约7.5米,平顶,呈覆斗状。土丘南坡尚存残石龟趺座,据传为赵信平君廉颇墓前的石碑残座。正值初秋,天空分外通透澄澈,坡上草木繁盛,深绿浅黄。不知名的小虫吱吱呀呀,宛如哼唱久远的歌谣,婉转动人。

时光荏苒,岁月流传,历史的镜头定格至公元前251年,这是廉颇因长平之战被免职后的第九个年头。昔日忠勇威武、光明耿直的赵国干将,在朝堂屡受奸佞诬陷、诋毁,为赵孝成王所不喜,饱受世俗的鄙薄。据记载:“廉颇之免长平归也,失势之时,故客尽去……”乱世纷争,燕国兴兵伐赵。赵王启用老将,郁郁不得志的廉颇重披战甲,驰骋沙场。他先收复了被燕军攻占的鄗(今高邑),后斩杀燕国大将栗腹,进而至宋子以南与燕王对垒。廉颇大破燕军后,被赵王封为信平君,为假相国,这也是他戎马一生中的高光时刻。古老的赵州大地,也因此与这位传奇人物结下了奇妙的缘分。

镜头缓缓摇移,此时,赵孝成王卒,其子悼襄王立。闲居多年,仍然无法受到重用的廉颇,又被削夺了兵权。这一次,老将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三番五次的羞辱,“廉颇怒,攻乐乘,乐乘走”。此刻,廉颇也明白,赵国再无自己的容身之地,“廉颇遂奔魏之大梁”。

“廉颇居梁久之,魏不能信用”。客居他乡,无国可归,可想境遇如何。正是这种情形下,当秦国屡次围困赵国,赵王让使者去看廉颇是否堪用时,这位老将满怀期待和憧憬。他一饭斗米,肉十斤,披甲上马,以示尚可用。却难料受仇敌郭开暗中阻挠,令使者回赵王:“廉将军虽老,尚善饭,然与臣坐,顷之三遗矢矣。”赵王认为廉颇老矣,遂不召。一代良将,报国无门,发出“我思用赵人”的凄凉哀叹,死于楚之寿春(今安徽寿县)。

关于眼前此墓主人,光绪《赵州志·墓域》曾记载:“赵信平君廉颇墓,在州东杨家郭村东。”但作者又称:“按廉颇卒于楚之寿春,不知何年归葬。及查灵寿亦有廉颇冢,俱不可考。”1964年冬,杨家郭、许家郭的村民在墓丘坡下植树,在西坡出土了成组的彩绘陶马和彩绘骑马陶俑。此外,还在墓丘附近田野出土过陶罐、陶壶等,这些陶器质地细腻,制作精美,经文物部门鉴定,属西汉时期殉葬品(明器),由此推断是一座大型西汉墓葬,主人可能是位职位较高的武将。1993年此地被公布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云天收夏色,木叶动秋声。如今,墓主究竟为谁,百姓已不在意,他们确信此地曾是廉颇率军北进的路线和屯兵布阵最理想的位置,墓丘或是中军大帐所在地或是其衣冠冢。据说墓丘的土壤都与周边田野不同,乃是众将士从外地携土而来。漫长时光,人们把对良将廉颇的尊敬、喜爱,化为最纯粹、虔诚的守护,一代一代,传颂至今。英灵有知,堪以告慰。

编辑:张小波
责任编辑:尚燕华
石家庄新闻网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热新闻

热视频

媒体矩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