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岩乱弹“吼”百年

2022-03-11 10:31:34 来源:石家庄日报

字号
  • 超大
  • 标准

乱弹是河北省较有影响的古老稀有剧种,自清朝乾隆、嘉庆年间传入河北。而以高邑县南岩村村名命名的“南岩乱弹”以其豪迈的唱腔、多变的旋律以及在中国戏曲声腔中独特的慢板表现形式,成为河北乱弹的佼佼者。2014年,南岩乱弹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传承人用他们的执着和热爱,让一段段历史在民间的舞台上“活”起来。

图片

南岩乱弹剧团演出折子戏《夺印》。

□本报记者 杨惠玲

伴随着“咚咚锵、咚咚锵”的锣鼓点,一时间笙笛齐鸣、唢呐声声,高邑县西南岩村的文化大舞台上,演员们粉墨登场,台下的观众则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南岩乱弹那熟悉的曲调,鼓掌声、喝彩声不时传来……

不吃饭也要看的乱弹戏

走进高邑县西南岩村,村中心广场对面的“南岩文化大舞台”格外引人注目。西南岩村党支部书记宋增强介绍,南岩乱弹是流传在冀中南一带的传统地方剧种之一,主要分布在高邑县东南岩、西南岩两村,是河北乱弹的正宗流派,保留了清代乱弹原有的唱腔和板式。

据《中国戏曲音乐集成·河北卷·河北乱弹》记载,乱弹剧种在清乾隆、嘉庆年间传入河北,当时石家庄地区的高邑、元氏、晋县、赵县、获鹿、藁城、赞皇以及邢台的隆尧、平乡、巨鹿、任县、南和等县都有乱弹剧社,主要靠班社传播。“南岩乱弹记载最早的是清朝咸丰年间由菅玉柱、菅玉堂兄弟创办的天兴奎科班。”宋增强说,1911年至1936年是乱弹的鼎盛时期,1937年,戏班受挫,乱弹演出渐趋冷落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村民们集资成立了“群英乱弹剧团”,演出了大量的剧目,也培养出了一大批乱弹艺人。

就像有人喜欢京剧的韵味、有人喜欢越剧的委婉,在冀中南一带,人们却是“宁舍一顿饭,乱弹必要看”,人们听不烦、看不厌,痴迷得很。

独特表现形式久负盛名

图片

耳濡目染,村里的孩子也对南岩乱弹分外感兴趣。

群众之所以喜欢听南岩乱弹,就是因为它悠扬多变的旋律、豪迈高亢的唱腔、独特的表现形式,还有优美的唱词和丰富的剧目。

南岩乱弹是一个多声腔剧种,上下句结构的唱词以七字句和十字句作为基本句式。“男女唱腔是本音咬字的假声拖腔,最有特点的是女腔尾音翻高时发‘ou’音儿,我们都管这叫‘带吼’。”宋增强介绍,同其他戏曲一样,乱弹行当也分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五大行,各个行当都有一套比较严格的表演程式,在唱、念、做、打上各具特色,表现出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。

除了唱腔的多样,南岩乱弹还拥有众多的板式和丰富的曲牌。“慢板”“二板”“快板”和“散板”等主体板式外,还有许多辅助板式,结合“大开门”“小开门”“二板揣”“唢呐皮”“步步娇”“山坡羊”等流传至今的100多支曲牌,使乱弹不仅表现出不同场景中人物的内心世界,也使整出戏显得华贵气派。

南岩乱弹的乐队还有一套体制,内行称三文四武。“三文就是大笛(唢呐)、小笛(曲笛)和二支笙。大、小笛一个人兼吹,笙是二人,所以叫三文。”宋增强说,武乐有皮锣(单皮鼓)、大锣、大镲(即大钹)和旋子(即手锣),一共四个人,就叫作四武。

宋增强介绍,目前流传下来的南岩乱弹剧目中,袍带戏占大多数,按年代划分成系列,从周朝到明朝,以戏曲的形式链条式叙述了历朝历代的变迁,“可以说是中国历史发展的记录和再现,是一部‘活’的历史。”

南岩乱弹独特的表现形式更增加了它的文化价值。“乐队伴奏板式唱腔的特点是支声复调的形式,在演唱和伴奏时,笛笙与唱念各自有各自的旋律。”宋增强说,让人听起来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,从而呈现出特别的感官享受。“特别是在伴奏慢板时,乐队还可以在规定的板式结构框架中即兴发挥演奏技巧。”“梦曲”是慢板的另一种形式,也是乱弹戏中表现特定情绪的专用板式,用特制的七孔笛演奏,“这也是乱弹剧种的特殊之处,在中国戏曲声腔中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扎根乡野老戏得以传承

图片

简陋的舞台、简陋的后台,丝毫不能减少南岩乱弹剧团成员对家乡戏的热爱。

虽然没有勾画着脸谱,也没有穿戴着戏装,84岁的耿书义唱起乱弹来仍是一丝不苟、字正腔圆,那身架、那做派一点也不输年轻人,高亢豪迈的唱腔更显现出了这扎根于民间的戏曲的活力。

乱弹戏来自乡野,长在民间。历代乱弹戏艺人因世事变迁,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,已经后继为艰。为了挽救这一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遗产,西南岩村于2006年恢复成立了南岩乱弹剧团,现在剧团在职、兼职演员共有50多名,拥有道具18箱,新添置了音响、灯光等舞台设施,并投资修建了文化大舞台,同时根据老艺人的回忆整理出版了《乱弹音乐》《乱弹剧本》。

耿书义是南岩乱弹的第四代传人,擅长生角。如今,跟随耿书义学戏的20余名同村演员成为南岩乱弹的第五代传承人。

南岩乱弹剧团的演员们现在可以演出《南阳城》《两狼山》《下边庭》《调寇》《夺印》《平江南》等传统历史剧目30余场,经常接到周边地区的演出邀请。“每次演出,舞台下都围满了前来观看的乡亲们,听着他们的喝彩声和掌声,我们唱起来特别带劲儿。”说起演出的情景,演员们十分激动。

“一段乱弹吼百年,燕赵大地荡回肠。”宋增强说,现在南岩乱弹剧团有了自己的“根据地”,演出质量也越来越好,“希望乱弹戏这一戏曲瑰宝能够在我们的手里传承下去,不断地发扬光大。” 

编辑:张小波
责任编辑:尚燕华
石家庄新闻网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热新闻

热视频

媒体矩阵